2015年9月26日 星期六

「中秋節限定x手繪明信片」儘管在各不同時間、空間下,抬頭望的都是同一個月兒!

「有時咱們被迫與家人、朋友、愛人....等分隔兩地,而總又在團聚的時節感到特別孤單與無助,不訪彼此就望向天邊的同一個月兒吧,遙想著你的他、她也在另一端望著皎潔的月亮,是不是就感到溫暖些了呢!」其實這樣的情境早在唐代就被詩人王維的這首《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》完整地描寫下來了。

獨在異鄉為異客, 每逢佳節倍思親。遙知兄弟登高處, 遍插茱萸少一人。

每逢佳節倍思親,是不是呢!而「遙知兄弟登高處, 遍插茱萸少一人」應該可以說是這次手繪明信片的創作理念了。當然,馬丁也沒忘記對中國詩壇有舉足輕重之地位的詩仙「李白」的《靜夜思》"舉頭望明月, 低頭思故鄉。",兩者皆為本次創作所詮釋的方向與意境。

#00

好啦~好啦~馬丁老實說,上頭胡扯的。其實這回的手繪明信片構圖之初並沒什麼所謂創作理念,僅有一個「將大圖分割為小圖」的想法,而每張分割後的小圖(明信片),在所有收件者收到後都不會是一張完整的圖,必須結合後才是完整。代表著沒所謂完美一百分的人事物,端看你如何看待與接受那些不完美。

而正值適逢中秋節才又有了將月球一分為四的概念。欸.......等等!「正值適逢.....」什麼意思?難道原本並沒打算要寄中秋賀卡嗎?嗯,沒錯!哪有人寄什麼中秋賀卡的,不是嗎!其實只是馬丁純粹想畫圖送朋友們。祝福朋友哪需什麼特定的節日呢,是吧!

除了希望收件者們收到這份中秋祝福外,另外一件比較重要的是,這四位朋友們,你們不必客套地誇讚圖畫得多棒,但唯一不希望得到的回應是「呃.......那個.....我喜歡另外三張的其中一張耶!」,這樣的回應會讓馬丁很傷心的。因為馬丁自己也很頭痛,真不該如何挑選才好,但張張都是獨一無二的!(早知如此,就全都畫一樣的!誤~)


#01


上圖是完成畫線了!而右半邊已經忍不住先偷畫了。


#02


馬丁看一件創作大多會想知道它幕後的創作歷程,所以也來說說自己如何繪製及程序好了,或許您會想知道。

首先,當然得先有一些想法。第一個想法也就是被一分為四的月球,是這樣的:「儘管在各不同時間、空間下,咱們抬頭望的都是相同一個月兒,故別感到孤單或寂寞」。版面大小是A4的190gsm水彩紙,先以鉛筆打草稿,再以代針筆勾線,接著以水溶性色鉛筆上色,最後再以水彩筆輕畫上色部分,如此就能有水彩效果。

另外說說色鉛筆。本身有數盒大大小小的色鉛筆,很多是貪便宜而購買的,但必須告訴您:「一分錢一分貨啊!」。便宜的真的很難上色,目前手上最貴的是輝柏(Faber Castell)藍色級的36色,對於我這玩玩塗鴉的菜鳥而言非常實用了。

輝柏(Faber Castell)是家來自德國的文具商,他們家的產品等級分為紅(兒童、無毒系列)、藍(業餘、學生)、綠(專業、藝術家),而價格也是由低至高。

#03


最後,將它們處以五馬分屍之刑。而這對於他們的生父馬丁而言實在太過於慘忍了,故聘了位劊子手代勞。以裁紙機將它們依依不捨地分割了!!!真的萬分不捨啊~


#04


畫完後才意外發現,這圖竟然包含了陸、海、空耶!

左上:「為什麼漲潮?」我問著礁岩上那位舉著釣竿的釣客。「太陽、月球....的關係」他繼續望著遠方隨口回答。當我折返岸上回頭望著他時,迎面來的魚夫說:「他每當月圓時就會站在那最高的礁岩上釣魚,但從來沒拉上一尾魚兒,據說他根本也沒上餌。真是個怪人!」自古以來望著黃澄澄的月亮不是思念是什麼,後來才知道釣客是睹物思人。五年前,其妻無法走出痛失愛子的陰霾而患上憂鬱症,直到某個滿月的夜晚,他趁著丈夫熟睡時步上那他倆經常賞月的那座礁岩投海自盡。

左下:在很久很久以前,到底是什麼時候我忘了。玉皇大帝突然心血來潮,想讓身邊的動物們都能有事做,想出了個法子。於是在自己大壽時舉辦個渡河比賽,若能得名的各位就能在一年內當老大,但只有十二個名額。於是所有動物們各個開始不斷練習游泳,只為在比賽贏得名次。比賽當天,雞、豬、狗、羊、鱷魚、長頸鹿、大象,牠們都來了。過程就不贅述,你們都曉得十二生肖有哪些的。然而,貓為何會沒得名,據了解,是贏得第一名的老鼠使了手段讓牠沒能得名,於是在那之後老鼠只能世世代代躲著貓了。
 
右上:月球近在咫尺,一手就能抓住的遙遠距離,科學家卻說:「月球距離我們有38萬4400公里」。這樣代表很遠嗎?我不知道!但媽媽自小總是告誡著我,千萬別用手指指著月娘,小心她會割你耳朵。兒時的我想著:「月娘,當您下來割耳朵時請割輕點。另外有個小請求,可以帶我上一趟月球嗎?」。一輩子都記得,耳朵真的被割過,但上過月球沒倒是記不得了。

右下:在小王子離開狐狸後,牠傷心欲絕,好在遇上來自月球上的白兔,牠們自此成了無話不談、互相倚靠的好朋友。牠們遠目前方的道路,一同眺望未來,知道沒什麼好怕的,因為有彼此在。馬丁很喜歡《小王子》一書,故畫了故事中的狐狸。

(以上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)

很多創作或設計都是如此,若起先硬要以某個點出發,那很容易將自己侷限在一個框架內,使的創作過程綁手綁腳。不如創作完再賦予故事吧(我想很多創作者都是如此,你可別想騙我)!


#05


更不捨的是要將它們給一一寄出去送人了。在九月二十三日一早投到郵筒內了,這下想反悔也來不及了!

這幾年內寄了那麼多手作卡片、明信片給朋友們,不過一次也沒寄給自己或留下副本。雖然寄出那刻覺得百般不捨,但馬丁都這麼想:「自己留下,倒不如多送給一位朋友。我想,收件者收到的喜悅絕對比自己獨佔它來的快樂多了」!於是,僅僅留下它們的倩影,再為它們寫個故事或身世,留下的就這些了。


#06


收到明信片的各位朋友們,你們看啦~連出門喝個咖啡也不忘帶出門來趕進度,真的就怕下週中秋節前趕不出來啊。因為馬丁多為邊構思邊畫,所以畫超慢的!而在離開咖啡廳前,這四張圖還是沒畫完,就如上圖僅在些已定案的部分以代針筆畫上線條,而左上角那幅還沒有想法,實在很糟糕。


#07


對了,這家咖啡館位於高雄市前金區(高雄女中側門旁的巷子),名叫【Aroma caf'e live 香氣現場】。馬丁就坐在大大的落地窗旁的沙發座位,無論讀書、畫畫都很舒服,至於咖啡點了衣索匹亞的耶加雪夫(Yirgacheffe)手沖。桌上一堆杯子不是咱們很會喝,是服務生一連請咱們品嘗了其他兩款單品啦,哥倫比亞、巴拿馬藝伎。喔對,甜點是「野莓起司蛋糕」,是冰淇淋那樣的口感,真是個幸福的午後啊!

反應:

1 則留言: